古人与树的故事

杨帅/文

 

不同于奇花异草的娇艳、浮华,树木给人的印象更为沉稳、厚重。不同的树木,由于生长环境的不同,蕴含着不同的特质,松柏的不畏严寒,竹子的虚心正直,杨柳的知春报春,这些特质在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眼中,便成了高尚品格的化身。古人栽树、赏树、以树自喻,留下了一段段佳话。

我国长江三峡一带是著名的“橘乡”,橘树漫山遍野,橘子汁甘味美。战国时期,三峡一带位于楚国境内,这里也是诗人屈原的故乡。在当时,人们已经发现,三峡一带的橘树很难迁移到其他地方,只要气候和土壤发生变化。结出的果实就变得苦涩,所以有了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(zhǐ)的说法。生于斯长于斯的屈原对橘树的特性十分了解,也十分欣赏。身为楚国贵族,屈原先后两次遭到流放,在战国时期,在一国仕途不顺便转投他国是通行的做法,无可厚非,但屈原不愿背弃自己的母国,坚定地留在了楚国。屈原年少时曾作《橘颂》,其中有这样两句:“受命不迁,生南国兮。深固难徙,更壹志兮。”这不仅是对橘树抱定一心、坚定不移的品质的赞颂,也是屈原自己内心忠于祖国,从一而终的写照。

陶渊明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田园诗人,他辞官归隐后,隐居田园之中,过起了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隐逸生活。陶渊明的《五柳先生传》被后世认为带有自传色彩,开头就说明了“五柳先生”这一名号的来历:“先生不知何许人也,亦不详其姓字,宅边有五柳树,因以为号焉。”陶渊明隐居山林,生活清贫,柳树的清静、淡雅、简朴,正与陶渊明的生活和心境相映。陶渊明不仅爱栽植柳树,还写下了很多与柳有关的诗句:“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”“荣荣窗下兰,密密堂前柳”等。

北宋文学家欧阳修也与柳树有着不解之缘。欧阳修不仅文学功绩彪炳青史,位列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,为官也颇受百姓爱戴。他主张为政“宽简”,让百姓休养生息,任扬州太守期间,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,欧阳修在平山堂前亲手种了一棵柳树作为纪念,笑称“欧公柳”,并留下了“手种堂前垂柳,别来几度春风”的词句。欧阳修离开扬州后,百姓都对他十分敬仰和感念,对这棵“欧公柳”悉心照料。

苏轼也是位种树迷,也爱种柳树,不过苏轼不止种了一棵,而是种满了整条苏堤。苏轼第一次来到杭州做官时,对杭州的美景十分着迷。认为西湖比越国的美人西施更美,写下了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传世佳句。可十几年后,当苏轼再次来到杭州任知州时,令他魂牵梦萦的西湖却变了模样,因为长期无人治理,湖泥淤塞,杂草丛生,面临湮废的危机。作为一方官员,苏轼决定疏浚西湖,为杭州百姓做件好事。可是疏浚过程中,苏轼却遇到了难题:挖出的葑(fēng)草淤泥放在何处呢?正在为难时,不远处的渔船上传来了渔歌声:“南山女,北山男,隔岸相望诉情难。天上鹊桥何时落,沿湖要走三十三。”苏轼豁然开朗:何不修一条长堤,既解决了淤泥的存放问题,也沟通了西湖南北两岸。不久,长堤建成,堤上遍植芙蓉、杨柳和桃花,一来树木可以保护长堤的坚固,二来柳树知春,春日桃红柳绿,为西湖更添秀美。后人为怀念苏轼浚湖筑堤的政绩,就将这条南北长堤称为苏堤。每到春季,长堤卧波,芙蓉袅袅,杨柳依依,为西湖平添了无限娇媚。“苏堤春晓”至今仍是“西湖十景”之首。

古代文人将树视为知己,他们栽树,写树,用树比喻自己,正是因为他们将树的品质也视为人格的写照,因而欣赏树,便是欣赏一颗高贵的灵魂。

2016100316

 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