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情中的鸟鸣雀影

周金怡/文

 

鸟是自然界的大家族,也是天空的精灵,当鸟的翅膀在诗人的思绪中划过时,鸟便有了诗情,诗也因此更添画意了。

杜甫绝句: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”诗句耳熟能详,也进入教材几十年。我们在学这首诗的时候,一般老师都会问我们诗中写了几种颜色(其中当然少不了黄鹂与白鹭贡献出来的两种颜色了)。更用心的老师可能跟我们分析,从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的句子中可以看出作者当时是什么心情。读这首诗,我们起码会明白两件事:一是鸟的颜色可以入诗,二是写景可以抒情。

颜色入诗的例子还有一些,如“江碧鸟逾白,山青花欲燃”(杜甫《绝句》)、“花开红树乱莺啼,草长平湖白鹭飞”(徐元杰《湖上》)、“莺嘴啄花红溜,燕尾点波绿皱”(秦观《如梦令》)。在这些诗词中,鸟儿带出颜色,让诗句更有画面感,画面也显得更灵动饱满。至于借情抒情的例子就更多了,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”中的慵懒。“山林多奇采,阳鸟吐清音”中的轻松明快,“落花人独互,微雨燕双飞”中的惆怅和忧伤……一切景语皆情语,鸟儿是自然美景的重要部分,诗人好多情绪自然需要让鸟儿帮忙带出。

在古诗词的世界中,一种事物传达某种情绪多了,最后事物和情感就会形成相对固定的关联,像望月思乡、折柳送别一样,在这里,“月”和“柳”就成了意象了。古诗词中有一些很有名的意象,比如燕子,燕子是候鸟,随季节变化迁徙,平时喜欢成双成对,出入人家屋内或檐下,为古人青睐,经常出现在古诗词中。在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”(晏殊《破阵子》)中,燕子是惜春伤时的暗示;在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(晏几道《临江仙》)中,它是相思之情的寄托;而在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(晏殊《浣溪沙》),它衔来的则是世事变迁的沧桑感。其他的,像鸿雁、杜鹃、黄鹂、鸳鸯等鸟儿在古诗中也都成了意象。喜欢诗词的同学一看到鸟的身影,就能知道诗的大概情绪了。

在中国文化史上,有几处鸟鸣声时时响起,经久不息。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”让人记住了一个城,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让人想到家国,“杨花落尽子规啼”让人心生愁苦,“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”则巧妙地告诉我们什么是烘托的手法,什么是宁静超然的心境……有没有一种鸟鸣让你想到某个人呢?有!比如鹧鸪声和辛弃疾,那个身影已和郁孤台融为一体的男子汉。他在江西赣南度过了大半的人生岁月。他终生以恢复中原为职责,欲挽狂澜于既倾,但最终壮志难酬。“江晚正愁余,山深闻鹧鸪”,这是他传唱千古的名作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的最后两句。时光飞逝,万事成空,朝代的更迭也已经不知凡几了,但鹧鸪的鸣声不时划破山谷的寂静,让人隐隐心痛,但也真实触摸到民族的脊梁。

2016100321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