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竹

方鳞/文

 

有一种树,不但可以供给人们吃穿住行。还可以听观赏玩,并且还是国人心目中品格极高的象征,它就是——竹。

苏轼《记岭南竹》说:“食者竹笋,庇者竹瓦,载者竹筏,爨(cuàn)者竹薪,衣者竹皮,书者竹纸,履者竹鞋。”是说竹子可食,可居,可乘,可炊,可穿,可书,可履。

竹的功效当然不止于此,它还可以听。春笋新吐,翠竹拔节,竹声萧萧,自不必说。若是筑成竹楼,则“夏宜急而,有瀑布声;冬宜密雪,有碎玉声”[王禹偁(chēng)《黄冈竹楼记》],雨雪打在竹子上的声音,是足以快人耳目的。若是断为笛箫,排为笙竿,更是有丝竹之妙,得天然之趣。

竹还可以观。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足以游目骋怀。屈原笔下有个女神,就住在大山里面,整天被负离子包围,她自言“余处幽篁(huáng)兮终不见天”。篁是竹田,可见女神所居处竹子之多。那么多竹子,我想女神肯定不是用来吃的吧——就是想吃,也吃不完那么多竹笋啊。王维在自己的别墅中筑有竹里馆,说: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(王维《竹里馆》)竹影,琴声,啸声,月色,凑在一处,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美。《说文解字》说:“竹,冬生草也。”竹在破土之前,一直蛰伏地中,扎根数年,等到破土而出,则冲天直上,上可凌云。故而竹的形态有着特别的美。“南条交北叶,新笋杂故枝”,写竹之形;“数茎幽玉色,晓夕翠烟分”,写竹之色;“竹影和诗瘦,梅花入梦香”,写竹之影;“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”,写竹之态;“古竹老梢惹碧云,茂陵归卧叹清贫”,写竹之势;“宜烟宜雨又宜风,拂水藏村复间松”,写竹之和。

听观赏玩之外,竹还有更高的意味。古人有松竹梅“岁寒三友”之说。《小雅·斯干》:“秩秩斯干,幽幽南山,如竹苞矣,如松茂矣。”涧水秩秩流动,南山幽幽深邃;好像绿竹成丛,好像青松茂盛。《诗经》时代,竹与松已经并驾齐驱。《卫风·淇奥》说:“瞧彼淇奥,绿竹猗猗。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”更是将人比竹,赞美君子有竹的品德。竹子渐渐拥有人的品格。或者说,人将君子的品格赋予竹子。

东晋王微之就是这样一位爱竹的名士。他曾经借别人的宅第暂时居住,赶紧令手下人种竹子。人家问他:“暂时居住何必这么麻烦!”王徽之长啸吟咏了好长一段时间,指着竹子说:“何可一日无此君?”

竹子从此成为名士的标配。痛饮酒,读《离骚》,再种几竿竹子,方才当得起名士的称号。苏轼说得更直接些: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使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人瘦尚可肥,俗士不可医。”

2016100313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