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柳

知北游/文

 

谈到柳,最容易想到的人是陶渊明。我总怀疑他是双子座,兴趣那么广泛。他不但爱菊,爱松树,爱饮酒,还喜欢柳树。《归园田居》里说:“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”因为住宅边有五棵柳树,连名号都懒得取,干脆就叫“五柳先生”了。清代诗人李青,特地写了一首《陶潜柳》向他致敬。别人问他:“人尽喜花,何子独爱柳乎,”李青回答道:“爱其早发后凋,能以柔弱之姿遏抑东风耳。”

的确,柳看似柔弱,却能占尽东风,早发后凋。这与柳的属性有关。在古人那里,杨、柳是不分的,《说文解字·木部》说:“杨,蒲柳也;柳,小杨也。”它们本为一科两属。

所谓“诗家清景在新春,绿柳才黄半未匀”,柳之美,正在柳叶、柳条、柳絮和柳色,象征了春天的美好与生机。早春柳叶初生,如人睡眼初展,故以“柳眼”称之。李清照说:“暖雨晴风初破冻,柳眼梅腮,己觉春心动。”媚眼如丝的柳叶,腮红初染的梅花,追随春天的脚步而来,令人怦然心动。李渔说,柳责在垂,不垂,则不必有柳;柳条贵在长,不长,则没有袅娜的韵致,光是垂着也毫无用处。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”,春天,原是由万条柳丝摇漾而成。再加上那沾衣欲湿的杏花雨,吹面不寒的杨柳风,颠狂舞动的杨柳絮,春的味道就更浓了。江上柳如烟,画船昕雨眠,配以风帘翠幕,参以十万人家,最是一年春好处。凡有水处,有人处,即有柳的身影。

大凡美丽的事物,多多少少总会蕴藏一抹伤感,或借物喻人,感怀青春,或牵惹愁绪,寄托感慨。

柳叶如眉,柳条袅娜多姿,柳色郁郁青青,柳以其楚楚动人,成为女性的象征。“芙蓉如面柳如眉”“杨柳小蛮腰”,写青春的美好。春天总是短暂的,以柳喻人,自然暗含韶华老去,青春易逝的叹息,“闺中少妇不知愁,春日凝妆上辈楼。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侯”,拜将封侯,抵不得片刻的青春。因为,“一叶随风忽报秋,纵使君来岂堪折”!古人告诉我们,要享受青春,珍重现在。

柳丝舞动,乱人心绪;柳色如烟,惹人愁绪:柳絮无踪,愁煞行客。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”。离别之时,怎能没有柳树作陪。离愁的颜色,原是青色。“纵然柳丝千万条,哪能绾得行人住”,柳丝挽断,柔肠牵断,总是留人不住,离别迟早要发生。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,写尽别后的凄苦。那一树伤心色,竟牵惹出无量离愁别绪。

柳的美丽,柳的情怀,捎来了古人折柳、闻柳、赠柳的风格。

折柳送别之风,至少可以追溯到汉代。所谓“长安陌上无穷树,唯有垂杨管别离”,这是因为“柳”与“留”、“柳丝”与“留思”、“絮”与“绪”谐音。古人折柳送别,正有挽留朋友留下的意味。“柳条折尽花飞尽,借问行人归不归”,自己不问,却借柳条发问,可见其痴心。

随着折柳风俗的盛行,它渐被谱为乐府,披于管弦,《折杨柳》也成为离愁别绪的雅称。《折杨柳》是梁代古横吹曲名,李白有“此夜曲中闻折柳,何人不起故园情”,王之涣有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,前者闻《折杨柳》而起思乡之情,后者闻《折杨柳》而企盼君恩。

“今古凭君一赠行,几回折尽复重生”,柳的生命力极强,“横树之则生,倒树之则生,折而树之又生”,塞北江南,大漠戈壁,到处都能见到柳的身姿。古人赠柳,既有惜别之意,更有祝福之意,希望对方适应环境,不择地而居,能像柳树一样,蓬蓬勃勃地生长起来。

那万条柳丝,一抹青色,从隋堤垂到故国,从灞桥垂到长亭,从诗酒垂到羁旅,怎不让人沉思往事。

2016100314

 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